主页 > 投资报告 >把牙膏挤回牙膏管内开讲无疆界 >
把牙膏挤回牙膏管内开讲无疆界
2019-08-20 阅读:541
 把牙膏挤回牙膏管内─让媒改运动成为扎扎实实的草根公民运动     媒改是个大业。但我们总盼望能儘快看到海晏河清,总在想何时可以偃武修文。     解严之前,大家拼了命要求媒体自由,许多人也以为只要政治民主了,媒体就可以回归公器。未料争到了解禁,却陷入另种形式的牢笼。解严之后,媒体固然甩脱了政治力在檯面上的束缚,却换来政治力与经济力在檯面下的合谋,不只市场逻辑驰骋媒体世界,政治力亦透过财团企业伸出那只「看不见的手」。     过于天真的媒改乐观主义,其实是政治乐观心态的孪生兄弟。台湾第一次政党轮替时,许多人也以为从此高枕无忧、天下太平,未料民主的形式有了,却不保证民主品质随之而来。政治力量的恶斗,政治人物的堕落,不仅成为台湾政治发展的阻力,亦成为台湾媒体进步的一大障碍。 台湾政治民主化后,市场经济中那只「看不见的手」,本来也有机会发挥其正面的机能,无奈常年的政治控制让好的商业主义难以出头,「看不见的手」变成半残的手。再加上政治场域应该收歛的黑手,亦摸黑进入市场搅和,使原已半残的手更弔诡的沦为市场逻辑的杀手。假商业主义当道的结果,媒体世界亦因之乱象丛生。     反观追求媒改的力量,解严前后亦出现明显变化。就某个意义而言,解严前寻求媒体解禁的媒改力量乃是广大的「全民运动」,沛然莫之能御,所以媒体的兴办全然解禁,媒体的内容几近放任,媒体的所有权管制亦日趋放鬆。随着台湾政治社会的演化,解严之后,公民团体日益蓬勃与分殊化,与政治运动拉开距离的媒改组织逐渐成为媒改舞台的主角,亦逐步与混沌的「全民运动」产生区隔。     民主社会之中,百家争鸣、百花齐放,本属自然,媒改主张的公约数有所变化亦不足为怪。回顾过去十年、乃至二十年的媒改运动,我们看到此种变化的轨迹,亦看到此种轨迹中的昂扬与失落,具体显示媒改运动其实已进入新的阶段。这个阶段虽不再有「全民」的虚幻集结,却可以凝聚「公民」的行动力量;这个阶段不只要面对政治力的权力逻辑,还要突破政治力与商业力合谋下的假商业逻辑。简言之,只有当媒改运动成为扎扎实实的「公民运动」,媒改才有可能继续向目标挺进。     美国媒改运动大将麦克切斯尼(Robert W. McChesney)批判美国高度商业化的文化(hyper-commercialized culture),已发展出少数商人赚大钱,却弃公共服务于不顾的媒体制度。媒改运动要成功,就必须争取更多民众的认同,使之成为一个宽广的新草根运动。对此一阶段的台湾媒改运动而言,又何尝不然?!     透过本年鉴作者群与研究者的考察,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十年来媒改运动的起伏,我们也很明确的发现继自由化之后的公共化媒改目标,正遭逢不同力量的抵制与各种主张的拉扯。这场战役显然比之前的战斗更艰辛,亦更持久,而要打赢这场战役,就必须广拓媒改运动的支持基础,进行公民媒改力量的深化与转化。一方面让草根的公民有机会互通声气,凝聚改革意志;另方面则进一步结合各类型公民运动与各领域公民团体,以壮大改革力量。 阳光、空气与水,乃人类维繫自然生命的必须品,作为人类相互沟通、相互理解所凭藉的媒体,同样是社会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维生机制。台湾的人民对媒体乱象虽存有高度不满,却未能採取实际行动来追求好的媒体生态,其原因固多,但无可讳言,对于好媒体的重要性与坏媒体的破坏力无足够体认,亦为事实。问题是我们都懂得良好品质的生活不只需要阳光、空气与水,还需要好的阳光、空气与水,为何我们还能对恶质的媒体生态无动于衷? 对于积重难返的美国媒体现况,麦克切斯尼曾将媒改比喻为「把牙膏挤回牙膏管内」,相当困难。诚然,台湾的媒体生态亦深陷泥淖,欲改不易。但媒改既是大业,便没有捷径,便无法速成;既是大业,就必须缠斗,就只有坚持。唯有让媒改运动成为澎湃的草根公民运动,我们的媒改大业才有璀璨的明天。关心媒改的朋友们,共勉之。 注:本文为台湾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出版之《媒体改革  漫漫长路─纪录与省思﹝1999-2009﹞》专书序文。 上一篇: 下一篇: